央行數字貨幣

來源:互聯網 閱讀:- 發布:2020-03-17 06:35:12

全球數字時代來臨,數字化主要包含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以及區塊鏈技術。數字化之所以能夠顛覆傳統,就在于它所擁有的五全基因:全空域、全流程、全場景、全解析和全價值。


“數字貨幣”正規軍即將入場,開價5萬招人


在11月22日上午,央行數字貨幣進展再次提速,中國人民銀行旗下長三角金融科技有限公司發布2019年招聘信息。

其中顯示主要招聘崗位主要包括數據中心經理、安全與密碼研究專員、高級網絡工程師、架構師(平臺、移動)、區塊鏈技術總監、區塊鏈架構師、區塊鏈研發工程師、大數據研發工程師等,據悉,這些職位最少月薪5萬。

值得一提的是,在深圳舉行的2019年中國經濟50人論壇上,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11月22日發言認為,若不發行數字貨幣,各國央行將面臨極大壓力,包括來自市場的壓力。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認為,掌握了全球性的數字貨幣,就能很大程度上擁有全球支付與貨幣體系的影響力,參與競爭的不僅包括各國央行。

也包括一些不那么正規的非政府組織與機構,他認為中國央行的研究準備很充分,很有可能成為正式發行央行數字貨幣的第一家。

法定數字貨幣只能是法定貨幣的數字化


區塊鏈發展要跳出“比特幣區塊鏈”范式,挖礦造幣封閉式的區塊鏈難以解決現實問題,比特幣等網絡虛擬幣或Token以及“穩定幣”。

只能是網絡社區幣或商圈幣,必須在設定的范圍內使用,不能留出商圈自由流通,必須受到嚴格監管。

區塊鏈扔處在初創期,探索期。還存在“去中心、高效能、安全性”不可兼得的三角困局,比特幣只是區塊鏈的一種實現方式,而不是唯一范式。

區塊鏈可以有公有鏈、私有鏈、加盟鏈等不同方式。

央行更不能模仿比特幣挖礦造幣模式形成“法定數字貨幣”,法定數字貨幣只能是法定貨幣的數字化,運行的智能化。

贊成研究數字貨幣,應將保持幣值穩定放在首位


當前人們比較關注的數字貨幣研究,主要在兩個方面:第一是它的貨幣發行機制,第二是貨幣使用的安全和效率。

有人提出一些新的學術觀點,那就是在M1或M2的替代上,數字技術能否發揮更重要的作用,甚至顛覆性的變化?

從學術研究的角度沒有什么問題,大家可以積極去研究,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但要形成一種貨幣制度,在真實的生活場景中應用,那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任何國家、任何政府、任何中央銀行在這個問題上一定是很謹慎的,是要進行嚴格的論證和實踐驗證。

這其中幣值穩定是始終是第一位的。歷史經驗表明,如果數字貨幣使用給我們帶來的是在幣值穩定基礎上的安全、快捷、便利,它必然適應社會需要,也有廣闊發展空間。

反之,如果它所帶來的是幣值不穩定,或者是對幣值穩定的沖擊,災難性的沖擊。

區塊鏈資金日漸主流 兩養老金投資翻番


區塊鏈相關的科技風險投資基金成為了許多養老金的關注和投資對象。

美國一退休系統下兩只養老基金就將約1%的資產配置到一家區塊鏈基金,并且,自今年2月首次投資以來,投資額已翻番。

用來替代養老金等投資組合中小市值股票投資——這是養老基金配置高風險部分時慣常選擇的投資標的。

該基金的大部分頭寸是區塊鏈相關的基礎設施公司,約有15%投資數字貨幣。

提升人民幣在國際貨幣籃子中的地位


私人機構是可以運營基礎設施的,但背后是有條件的,要納入到法律監管框架當中,同時要服務監管、為公眾服務,要求公共道德水平比較高。

央行數字貨幣從一開始就引入了雙層運營體系,就是運用了私人和公共部門共同建設數字貨幣,今后可能還會運用私人的力量共同建設公共產品。

全球性穩定幣生態系統作為一個整體可成為系統重要性監管對象,在法律、監管、風險控制等問題解決之前,不宜推出全球性穩定幣。

對于中國來說,惟一有效的應對,就是保持和提升人民幣在國際貨幣籃子中的地位,爭取繼續提升成為強勢貨幣,才能抵御住全球性穩定幣的挑戰。

2020年,我們一起站在風口,等風來!


推薦閱讀:宜昌縣池綺晴電器營業中心


1选五中奖规则